合肥嗨客公寓“爆雷” 业内呼吁加大资金监管力度

来源:新京报 时间:2020-04-22 15:21:52
字体:【
打印 复制链接

  又一家“高进低出”的长租公寓“爆雷”了。日前,合肥嗨客公寓发布公告称,已停止经营,关闭所有业务,没有经营收入,无法偿还客户欠款。随后,越来越多的房东陷入被拖欠房租的无奈中,租客也面临被扫地出门的窘境。

  截至目前,很多租客、房东仍未得到嗨客公寓的解决方案。房东、租客纷纷担心自己的权益受到侵害,一时间,房东和租客建立了微信群。围绕房东和租客、房东和嗨客、租客和嗨客之间的问题,大家正在商讨下一步的对策。新京报记者通过嗨客租客管家微信号联系对方,但截至记者发稿时,仍未得到对方回应。

  房东:

  收不到租金,合肥嗨客公寓“失联”

  “从今年3月份开始,我就没有收到合肥嗨客公寓的租金。”合肥房东小敏(化名)表示,她在年前借钱买的房子,本想着以租养贷,现在不知道拿什么还。

  据小敏介绍,今年1月,她将名下位于合肥的房子委托给合肥嗨客公寓对外出租,并签下3年房屋委托管理合同,按合同规定,租金支付标准为押一付三,每月租金1750元,支付方式为季付,支付时间为每个季度的10日。有一个月的免租期,签合同当天,小敏只收取了房屋定金1750元。

  按合同规定,2月10日,合肥嗨客公寓应向小敏支付一季度房租,但合肥嗨客公寓方面并未支付房租。由于疫情导致今年年后复工较晚,所以直到2月下旬,小敏都没有向合肥嗨客公寓催房租。

  2月28日开始,合肥嗨客公寓业务员联系小敏,让其免租金。经过协商,小敏与合肥嗨客公寓修改了支付方式,近几个月改为月付,等公司正常运作后再恢复至原来的季付。合肥嗨客公寓承诺,2月底付清一季度房租,但一直到3月10日,小敏仍未收到一季度的租金,经多次催促后,小敏才收到房租。

  然后,到了4月9日,即约定付房租的前一天,合肥嗨客公寓业务员告知小敏,合肥嗨客公寓“失联”了。

  小敏无奈地表示,现在合肥有很多人受损,房东收不到房租,租客交了半年或一年租金。截至目前,合肥嗨客公寓的办公地址已人去楼空,连员工都联系不上老板。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合肥嗨客公寓跟乐伽公寓一样,也存在“高进低出”的做法。据小敏介绍,合肥嗨客公寓每月给他支付的租金为1750元,而合肥嗨客公寓租给租客的租金为每月1200元。这意味着,小敏和租客之间,每个月都有几百元的价差。

  租客:

  若补不上租金差价,房东下“逐客令”

  不仅房东郁闷,合肥嗨客公寓的租客们也很“上火”。租住在合肥望江西路金色名郡小区的李华(化名)告诉记者,他去年大学毕业后,于2019年7月与合肥嗨客公寓签订合同,在押一个月租金的基础上年付,每月租金2600元,今年7月2日合同到期。

  今年4月14日晚,李华通过嗨客租客管家朋友圈得知,嗨客“爆雷”了。不久后,他接到房东电话,要求其将后3个月的房租补全,“嗨客给房东的租金是每月3200元,比租给我的贵了600元,我不补全,房东就要找律师收回房子。”

  同样郁闷的还有陈玲(化名)。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去年10月,陈玲与合肥嗨客公寓签了1年房屋租赁合同,租下益力檀宫小区一套一居室。按照合同约定,陈玲一次性支付了一年共16200元的租金以及1350元的押金。

  合肥嗨客公寓出事后,房东找过来,给了陈玲四个方案选择,内容大致类似,都需要补缴费用。“房东表示,如果4月22日双方没有协商好,就要收房,断水断电。”陈玲说。

  至此,陈玲才知道,合肥嗨客公寓与房东签订的合同内,付款方式为季付,合肥嗨客公寓给房东的租金为每月1960元,而租给陈玲的是每月1350元,中间每月有610元的差价。

  “租房不到6个月,就出了这事,挺闹心的。”陈玲忧心忡忡地说,天天担心这事,自己也没什么心情,导致正常的生活受到了影响。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合肥嗨客公寓资金链出问题后,越来越多的房东陷入被拖欠房租的无奈中,租客也面临被扫地出门的窘境,房主、租客纷纷担心自己的权益受到侵害,一时间,房东和租客建立了微信群。围绕房东和租客、房东和嗨客、租客和嗨客之间,大家正在商讨下一步的对策。

  嗨客公寓:

  合肥公司经营不善,无法继续履行合同

  天眼查信息显示,嗨客公寓的经营实体为杭州瑜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6月,经营范围包括网络技术、电子商务技术、房地产经纪服务、房地产中介、房屋租赁、房地产信息咨询等,公司由庄黄女、周秀针分别持有60%、40%的股份。而杭州瑜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合肥分公司,则成立于2019年5月,企业负责人为卢小科。

嗨客租房管家微信号朋友圈截图

嗨客租房管家微信号朋友圈截图

  4月14日晚,嗨客公寓通过企业微信号,在其朋友圈发布公告称,2019年4月嗨客公寓在合肥开展业务至今,服务了近2000名的业主和租客。从3月20日复工以来,公司积极面对疫情带来的影响,妥善分批安排业主的租金,截至4月9日,公司空置房源(包括合租房)加房客到期房源达到400多套。自2020年2月份以来打款300多万元,分批解决了800多户业主。

  嗨客公寓表示,公司已尽最大努力,通过多种渠道积极自救,但均未见效,目前公司已停止经营,关闭所有业务,员工大量离职,没有经营收入,无法偿还客户欠款。究其原因,是公司经营不善,无法继续履行合同。

  嗨客公寓还称,为化解矛盾纠纷,公司计划将在接下来的时间会同合肥市住房租赁协会推荐的部分住房租赁企业,与房屋租赁合同尚未到期的房东、房客进行协调,原则上按照租期时间划分。房东和租客无法达成和解的,可通过法律途径解决,追究公司应承担的法律责任。由公司造成房东的损失由公司完全承担,不应波及租客,请求房东不要采取过激手段驱赶租客。

  不过,租客、房东方面反馈,目前并未得到嗨客公寓的解决方案。记者通过嗨客租客管家微信号联系对方,但截至记者发稿前,并未得到对方回应。

  分析:

  “高进低出”模式违背市场基本逻辑

  值得一提的是,合肥嗨客公寓与之前“爆雷”的乐伽公寓类似,亦采用了“高进低出”的模式,即以高于市场价拿房,给房东的付款方式为一个月租金或一季度租金,再以低租金出房,但一次性收取租客的租金为半年,甚至一年。

  "高进低出’模式正破坏着行业整体信用。”房东东创始人全雳指出,“高进低出”本来就违背市场基本逻辑,与租金贷一样,是典型的利用资金池运营长租公寓的做法。这一模式,无形中会放大杠杆,由于缺少风险控制,一旦企业经营管理失误,最终会导致房东、租客严重损失。

  巴乐兔研究院院长高萌指出,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机构租赁市场已经从盲目发展阶段进入理性务实发展阶段。“高进低出”为代表的野蛮扩张已经是过去式,头部机构的格局基本定型,资本不会轻易流入后续腰部企业,这要求公寓企业回归市场基本面,把健康经营、保持盈利当作首要的经营目标。

  高萌还表示,合肥嗨客公寓事件暴露了该企业过往的经营理念还未从误区中走出来,再加上疫情给行业带来的不利影响,成为其爆雷的一个导火索。实际上,在此次疫情中反观很多小公寓,由于其能执行一贯的“保守”和稳健的发展思路,谨慎拿房、确保出租率、控制各项成本,反而能比较顺利地度过不利的疫情阶段。

  “对于企业来说,树立当前合理的经营目标是第一步,紧接着,要实现优秀的细节运营能力,这才能实现健康经营的目标。”高萌指出,从合肥嗨客公寓事件来看,其在拿房环节的调研和决策上显然不够成熟,在组合出房手段来保障出房率以及控制现金流等方面也有问题,并未充分考虑波动的出房率对企业现金流带来的影响,也未进行提前的演算和控制生死线方面的考虑。

  业内:

  应加大长租公寓资金监管力度

  合肥嗨客公寓事件具有警示意义。在全雳看来,目前监管层对“高进低出”模式,并没有太好的解决办法,都是事后监管。更重要的是,通过构建长效机制,防止类似问题重复发生。

  “目前杭州、南京等地监管部门已出台文件要求,建立住房租赁租金托管制度,设立机构租金专用收付租金,实行租金银行托管,这是一大办法,可以加大行业的资金监管力度。”全雳称。

  全雳进一步呼吁,要发展长租公寓行业,需要通过立法、信用等体系化建设,加大监管力度。

  北京房地产中介协会秘书长赵庆祥亦表示,从长效机制的角度出发,解决租赁行业的根本问题,关键在于,尽快出台住房租赁条例,通过立法建立行业准入制度。此外,可以由协会牵头探索建立风险准备金制度,租赁企业按照规模,缴纳风险准备金,此举一方面可以对冲经营不善带来的风险,另一方面,也可以控制企业的扩张速度。

  新京报记者 张晓兰

  编辑 武新 校对 何燕

  本网声明:本网登载此文仅出于信息分享,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及其描述,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处理。